内容搜索:
 

漫谈花卉的药用与食用

漫谈花卉的药用与食用

郝近大

 

谈起花卉的药用或食用的话题,首先应该明确一下花卉的定义。现代人往往将花卉视作一个名词,但严格来讲花是花,卉是卉,是有着明显区别的。“花”,从植物学的角度被认为是适应于生殖的变态短枝,被子植物典型的花是由花梗、花托、花萼、花冠、雄蕊群和雌蕊群等组成;花梗又叫花柄,是枝条的一部分;花托是花梗顶端膨大的部分,花萼、花冠、雄蕊群和雌蕊群即着生在花托之上。这些器官的组成单位相应称为萼片、花瓣、雄蕊和心皮,也就是说这些都是花的组成部分。“卉”,按照《尔雅·释草》的注释,为草之总名。故“花”与“卉”组合在一起,即有花草之义。若从狭义来讲,花卉仅指花朵可供观赏的植物;而广义的花卉则是指凡根、茎、叶、花、果实、种子的形态及色泽有观赏价值的一切植物。

花卉植物可以包括木本和草本植物。若从观赏的角度来说,花卉可分为观花和观叶两类。观花类如牡丹、芍药、菊花、茉莉花、玫瑰花等,她以鲜艳多姿的花形或扑鼻的芳香而引人喜爱。观叶类如万年青、凤尾竹、石竹等,她以苍翠碧绿、风韵清雅的枝叶而令人陶醉,故有“看叶胜看花”之誉。实际上有很多花卉是花、叶兼优,如兰花、梅花、水仙花等,其花,叶均具“香,色、姿、韵”,使人益加情趣盎然。

花在先秦及西汉以前的古籍中,大都是以“华”字出现的。而花卉植物从野生到人工栽培,则首先是出于对其食用和医疗的需要。在《淮南子》一书中,就有神农尝百草的传说记载。战国时期爱国诗人屈原的《离骚》中即有“朝饮木兰之坠露兮,夕餐秋菊之落英”的诗句,可见当时已将花卉作为药或食品来食用了。我国最早的药学专著《神农本草经》中就记载有菊花、辛夷、款冬花、旋覆花、芫花、荛花等。明代伟大的药物学家李时珍的《本草纲目》收载花卉药物约100种。在历代本草著作中,对花卉药物研究最深者当推清代的赵学敏,其所辑《本草纲目拾遣》一书中,首次单列“花部”一节,收载可入药的花卉33种,并在其“利济十二种书目”中,著有《花药小名录》四卷。令人可惜的是这本花卉药物专著现已佚失。

从花卉的药用方面看,历代医家在医疗实践中对花卉药物的应用为我们积累了丰富而宝贵的经验。我国现存最早的医学方书《五十二病方》中,已载有芫花、辛夷花等药用价值;东汉张仲景的《伤寒杂病论》是最早记载应用花卉药物组方治病的医学专著,如该书十枣汤中的芫花,射干麻黄汤中的款冬花,旋覆花汤、旋覆代赭汤中的旋覆花,鳖甲煎丸中的紫葳(凌霄花);三国时代的名医华陀就曾经运用花的香味来治病,他把装有丁香等花卉及麝香、檀香等药物在内的芳香之品,制成小巧玲珑的香囊,然后把香囊悬挂于室内,用以治疗肺痨、吐泻等疾病。

新国成立后,特别是近些年来,随着药理研究深入开展,为花卉药物应用于临床开辟了新的前景。有关花卉药物在临床应用和研究报道亦日益增多,它广泛应用于内、外、妇、儿、皮肤、五官、神经、肿瘤等各科。在某些医学领域内,花卉药物显示了可喜的苗头,如洋金花、闹羊花用于手术之麻醉,洋金花的散瞳作用强于阿托品数倍,芫花用于引产、恶性肿瘤以及洋金花与芫花对精神病之疗效等,均令人瞩目。因此,深入研究和探讨花卉药物的临床应用,对于人类的健康及填补医学领域中的某些空白将会不断作出贡献。

在五彩缤纷的花卉世界里,百花争艳,香气袭人,当你陶醉在观花赏花之际,你可曾意识到花儿的娇美姿色,清幽芳香,也可作为花卉的一大功用呢。早在清代名医吴尚先的《理瀹骈文》书中,则明确指出“七情之病也,看花解闷,听曲消愁,有胜于服药者”。自吴氏以后的百余年间,国内外无数事实证实了吴尚先这一论述的正确。美国医生斯登福特和心理学家雷诺尔茨曾对五千多人进行测试,证实了花香对人的情绪产生可很大影响。日本有些企业主在车间喷放玫瑰和紫罗兰香味来激发工人的工作情绪,从而提高劳动效率。近些年来,国外利用花的这个独特功效,专门成立了“香花医院”。塔吉克共和国及阿塞拜疆等均有这种医院和疗养所,他们让患有神经衰弱、高血压、哮喘、流行性感冒、白喉、痢疾的病人,在一边欣赏着悦耳的乐曲中,一边闻着幽香扑鼻的花香,从而收到很好的治疗效果。这不正是对吴尚先“看花解闷、听曲消愁”的再实践和新发展吗?据报道,法国一家香水厂的女工因长期闻了厂里天然香料,竟然没有一个罹患肺病的。诸如此类,不胜枚举。

那么,花香治病的奥秘何在呢?这是因为花卉能分泌出多种芳香的物质,如柠檬油、百里香油、肉桂油等,内含有各种醇、醛、酮、酯等化合物质,它们具有杀菌和调节中枢神经的功能和抵抗微生物侵害的作用。还因为不同颜色及不同品种的花卉,各含的气化芳香油不同,所以不同颜色,不同品类的花卉还有着不同的功用。实验证明:浅蓝色的花朵,对高烧的病人具有良好的镇静作用;紫色鲜花,可使孕妇心情恬静;红色花则能增进病人的食欲;赭色花,对低血压患者大有裨益;绿色花叶能吸收阳光中的紫外线,减少对眼睛的刺激,对眼睛有一定保护作用,尤其对色盲患者更为有益等。此外,丁香花含有丁香油酚、齐墩果酸等,可使牙痛病人镇痛安静;桂花含有大量芳香物质,如γ-癸酸内酯、芳樟醇等,气管炎患者闻之,有化痰、止咳、平喘的作用;玫瑰花含香茅醇,牻牛儿醇等,茉莉花含苯甲醇、苯甲酸,芳樟醇等,能让咽痛、扁桃体炎的病人闻之有舒服感觉,对病情好转亦有裨益;天竺葵的花香对人体有镇静、消除疲劳和促进睡眠之功;菊花、金银花的香味,可使高血压的病人血压下降等。

至于看花所以能解闷,宋代诗人梅尧臣在《咏萱草》诗中曾经说:“人心与草不相同,安有树萱忧自释?若言忧及此能忘,乃是人心为物易”。好一句“人心为物易”,真是一语中的,揭开了“看花解闷,治七情之病”的奥秘。

从花卉的食用方面看,其历史渊源可以认为与药用几乎是同步,因中国自古就有药食同源之说。同时,“食用”也可以包含着二层含义。一是作为食品应用;一是作为食疗品而针对人体的某种病症的治疗或辅助治疗而应用的。而事实上,从古代流传下来众多花卉药用的经验和记载,也都包含着花卉食用的价值和意义。

在隋唐朝以前,有关花卉食用的资料十分分散,偶见于药学、食物及文学著作中。至唐代,药王孙思邈在他的《千金要方》等著作中,有专门的食疗养生章节,记载有菊花等数种花卉食用养生方法;在宫廷也出现桂花糕、菊花糕等宴席珍品。到了宋代,一些菜谱开始出现,如林洪的《山家清供》收录了梅粥、雪露羹等10多种花馔。明代高廉的《遵生八笺》中记录了多种可食用花卉,戴羲的《养余月令》载有食用花卉18种;朱橚的《救荒本草》收载有可供救荒食用的花卉20余种,包括:款冬花、红花、萱草花、旋覆花、菊花、金银花、望江南、大蓼花、葛花、何首乌花、藤花菜、欛齿花、楸树花、腊梅花、马棘花、槐花、棠梨树花、文冠花等,以及这些花卉作为救荒食品的食用方法。清代曹庭栋的《养生随笔》记有梅花粥、菊花粥等,顾仲的《养小录》中收录了牡丹、兰花、玉兰等20多种鲜花食品的制作方法,这些食用花卉的菜谱还记载了食用花卉的栽培、采撷、加工、烹饪等方法,集录了中国古代利用花卉制作食品的经验;杨仙人的《餐芳谱》中,详细叙述了20多种鲜花食品的制作方法,如桂花丸子、茉莉汤、桂花干贝、茉莉鸡脯等。至今在各大菜系中也仍保留一些含有花卉的食单,如粤菜中的“菊花凤骨”、“大红菊”,鲁菜中的“桂花丸子”,京菜中的“芙蓉鸡”,沪菜中的“荷花栗子”、“桂花鲜贝”、“菊花鲈鱼”等。

花卉作为一类食用的材料不仅在与其外表的色彩美丽,而更多是看重其内在含有多种营养物质及其相应的保健作用。现代实验结果表明,各类新鲜花朵中普遍含有多种糖类、脂肪、微量元素、酶类和抗菌素等物质,蛋白质及多种人体所需的氨基酸含量也很高。在除去花粉的鲜花瓣中含有22种人体所需的氨基酸及丰富的蛋白质、脂肪、淀粉,并含有维生素ABCE及多种微量元素。另外花卉中还含有一些生物活性物质,这些物质对增强人体免疫能力有十分重要的作用。

最能体现花卉精髓的应该属于花粉。花粉的独特奇异之功效,正受到世人广泛青睐。近年来,世界各国掀起了花粉食品热,各式各样的花粉食品纷纷问世,诸如“花粉健美酥”、“仙人乐花粉”,“宝灵蜜”等等。花粉是种子植物花蕊上的雄性生殖细胞,是植物生命之源。在古希腊的神话里曾提到:“天上的神仙不吃凡人的食物,只吃花粉”,在我国二千多年前的《神农本草经》已将香蒲花粉列入滋补药之上品。现代科学研究表明,花粉是由近百种物质组成的天然化合物,含有大量蛋白质、脂肪、糖类、维生素、酶、微量元素、激素和核酸等8类主要营养物质,是目前世界上营养学家公认的最高营养食品,被誉为“健美长寿佳品”、“微型的营养库”、“浓缩型滋补食品”、“运动员的最佳食品”及“口服化妆品”等等。对于早衰、体弱消瘦、神经衰弱、肠炎、肝炎、糖尿病、贫血、脑血管病、中风后遗症、前列腺炎、更年期综合征等均有一定效果。

 

| 发布时间:2012.09.04    来源:    查看次数:2507
版权所有 中国药学会药学史专业委员会
Copyright 2012-2018 www.cpahp.or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0505195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