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搜索:
 

证类本草新增内容考

《重修政和经史证类备用本草》中附方内容的考察

 

彭华胜12,郝近大1*,黄璐琦1*

1 中国中医科学院中药研究所,北京,1007002 安徽中医学院药学院,合肥,230031

 

 

四川名医唐慎微著《经史证类备用本草》,是目前研究宋以前的最重要的本草文献。《经史证类备用本草》是合《嘉祐本草》和《本草图经》两书及唐慎微引用经、史、子、集、方书等资料汇集而成。《经史证类备用本草》在采纳前人所著本草的内容,均明确标注原出处,这不仅反映了我国本草发展中的一个优良传统,也为我们研究宋以前本草提供了便利。关于《证类本草》的学术价值,尚志钧先生已有系统的总结。唐慎微在在《证类本草》中新增的内容可以分为二个部分。其一是增加了8味药,在每味药的条文头上均加有墨盖子【;这8味由唐慎微新增的药分别是:灵砂、井底沙、降真香、人髭、猕猴、缘桑螺、醍醐菜。其二是唐慎微在引用历代本草内容内之后增加了单方、验方等内容,并用墨盖子【与前文隔开。这部分内容本文统称为附方。本文以人民卫生出版社影印的《重修政和经史证类备用本草》(以下简称《证类本草》)为对象,对唐慎微在《证类本草》中附方内容进行考察,以加深了解唐慎微在《证类本草》中的贡献。

1标记附方的形式

唐慎微在引用本草内容之后增加了相应单方、验方等内容,用墨盖子【与本草内容相区分。所增加的内容依然标注原文出处,用大字冠在注文的开头。在墨盖子【后的内容中,有单方、验方等,主要以临床用药为主,所选文献多为方剂学文献,因此可以视墨盖子【后的内容为附方。

《证类本草》以前的历代本草,均没有类似的体例。由此可以推断,在本草中增入附方内容,可能始于唐慎微。这是唐慎微《证类本草》中一个突出的编写创新。

2《重修政和经史证类备用本草》中几处墨盖子的印刷错误

可能由于印刷的错误,有9味药附有方,而遗漏了墨盖子【作为标识。这9味药是:朴硝、白石英、食盐、大盐、茅根、萝摩子、松脂、瑿、蜂子。

《重修政和经史证类备用本草》在书中加了宋代的《本草别说》。《本草别说》为后加内容,置于药物最后,以别说作为标示。别说前应没有漏墨盖子【,但是铁、藿香2味药在别说前误加了墨盖子【。

3 《重修政和经史证类备用本草》中附方的频率考察

《重修政和经史证类备用本草》的附方中共引用了301篇文献,共引用了3605首附方。大部分药都附有各类方剂的临床附方,同一方剂学著作甚至引用多个附方。这些附方频率在一定程度上表明了宋代及宋代以前医家对这味药的应用情况。从附方频率来看,附方出现1次的药味最多,共有202次。附方出现17次,随频率减少而药味呈现明显下降的趋势,附方出现7次的共有23味药。附方出现8次至30次间,药物味数出现一定幅度的波动,但整体出现下降趋势(见图1)。其中附方8次有28味,附方出现20次的,药物均在5味以下。对药物的附方频率统计表明,附方出现频率越高的药物越少。

 

 

 

 

 

 

 

 

 

 

 

 

 

 

 

 

 


1《重修政和经史证类备用本草》中常用中药与非常用中药的附方频率

 

《重修政和经史证类备用本草》药物的附方频率与药物是否常用有关?我们依据当代的常用中药与非常用中药(以《中药学》为依据),分别其在《重修政和经史证类备用本草》药物的附方频率进行统计,见表2。表2可见,附方频率在7次以下的,非常用中药的味数明显高于常用中药,附方频率在8以上,常用中药与非常用中药的比值高低不同,整体上常用中药的味数要高于非常用中药。虽然古今药物兴废不同,但是可以看出附方频率越高,常用中药的几率较大。

 

附方频率(次)

文本框: 中药的味数 

 

 

 

 

 

 

 

 

 

 

 

 


2《重修政和经史证类备用本草》中常用中药与非常用中药的附方频率

 

《重修政和经史证类备用本草》新增内容中共引用了3605首附方(含本草),平均每篇文献引用了36首方剂。实际上,文献的引用频率严重不均,随引用频率的增加,所被引用文献呈现明显下降的趋势。从引用1首方剂至4首方剂的文献呈现急速下降的趋势:173篇文献仅各引用1首,24篇文献各引用2首,15篇方剂引用3首,14篇文献引用了4首。引用5首方剂至17首方剂的文献数目在16之间波动。

 

 

 

引用频率

文本框: 文献数 

 

 

 

 

 

 

 

 

 

 

 

 

 

 

 


3 《重修政和经史证类备用本草》中附方文献引用频率

4 《重修政和经史证类备用本草》附方资料出处的考察

《重修政和经史证类备用本草》的附方中共引用了301篇文献,这些文献被引用的方剂数目不等。

引用1首方剂的文献有173处。其中有疾病,如背痈、催生、治疮、治疽、治口疮、治劳瘵、治痢、治泻等;有人名等,如扁鹊、伯夷叔齐、曹子建、巢氏、陈巽、耳珠先生、高供奉、顾含、顾微、管子、汉武帝、何君谟、嵇叔夜、老唐云、李世勣、李司封、李预、刘氏、柳宗元、鲁定公、马援、秦穆公、秦运副、史记淳于意、宋明帝、苏恭、苏学士、苏云、唐崔魏公、唐李宝臣、唐明皇帝、唐武后、王莽、魏文帝、荀卿、张潞、张司空、张詠云、周成王等,有史书,如汉志、后魏、晋书、列子、南北史、新唐书等。各类书籍,如备急方、本事诗、产宝论、成訥云、乘闲方、楚词、春秋注、崔氏海上集、丹房秘录、道藏神仙芝草经、道书八帝胜化经、典术、东华真人煮石经、东京赋、洞微志、都角子、斗门经、房室经、感应神仙传、广五行记、广异记、广韵、广志、归田录、郭璞赞、韩终采药时、何首乌传、何晏九州论、弧刚子粉图云、华山记、黄帝问天老、嵇康养生论、集疗、济众方、家传验方、家语、今古录验、金光明经、近效方、晋温峤、晋异苑、经验前方、荆楚记、李畋该闻集、梁庚肩吾、梁江淹黄连颂、灵芝瑞草、龙鱼河图曰、潞公药准、马鸣先生金丹诀、毛诗疏、茅亭话、茆亭客话、氓诗、南越记、偏头疼、前汉、青麋、屈平九歌、尚书注、神仙传、神仙服茯苓法、神仙录、神仙密旨、神仙转、神异经曰、诗疏、诗云、拾遗、拾遗序、蜀本、说文、司马相如赋、宋王微黄连赞、素问注云、孙兆方、太仓公、太清草木方、太清石壁记、太清诸本草方、太阴號曰、天宝遗事、通典南蛮记、魏文诏曰、魏志、文潞公、文选、夏禹神仙经、仙方、仙经、苋实、新续十全方、新注云、修真方、修真秘诀、续齐谐记、玄中记、荀子注、杨尧辅、姚大夫、姚和众小儿方、叶天师枕中记、异术、异物志、异苑、援神契、张协都蔗赋、支太医方、周礼典枲职疏、周礼疏、紫灵南君、紫灵元君、纂文、左慈秘诀、孔公孽。

引用2首方剂的文献有24处:尔雅、汉武帝内传、后魏李孝伯传、壶居士、黄帝、稽神录、集効方、贾相公牛经、明皇杂录、三洞要录、三国志、沈存中方、史记、孙真人备急方、谭氏、唐书、吴氏本草、席延赏、杨文蔚、姚氏方、英公、玉函方、月令、左传

引用3首方剂的文献有15处:酉阳杂俎(含段成式酉阳杂俎1)、北梦锁言、服气精义方、急救方、钱相公、宋齐丘化书、宋王微、素问、孙兆口诀、孙真人枕中记、陶隐居、通典、野人闲话、治疟、庄子

引用4首方剂的文献有14处:葛稚川、宫气方、贾相公、梁简文帝(含劝医文,小字1;简文帝劝医文1)、列仙传、刘涓子、毛诗、齐民要术、沈存中、太清伏炼灵妙法、谭氏方、小儿宫气方、小品、姚氏

引用的方剂5首至17首方剂的文献见表1.

1         引用的方剂5首至17首的文献

引用方剂

文献

5

朝野佥载、崔氏、塞上方、十全方、太上八帝玄变经

6

谭氏小儿、杨文公谈苑、周礼

7

陈藏器序(含陈藏器拾遗序1)、范汪(含范汪方3)、淮南(含淮南方1)、荆楚岁时记、十全博救、御药院方

8

宝藏论、金匮玉函、深师方、太清服炼灵砂法

9

博物志、礼记、钱相公箧中方、沈存中笔谈、王氏博济、修真密旨

10

葛氏、金匮方、孙用和、太平广记、唐本注、续千金方

11

必效方、初虞世(含初虞世方1,初虞方1)、杜壬(含杜壬方4)、孙尚药、张文仲

12

唐本

13

千金髓

14

博济方

15

古今录验

16

产书、鬼遗方、经效方、灵苑方

17

青霞子、唐本余(含唐本馀6

引用的方剂都超过25首的文献,见表2.

2                   引用的方剂都超过25首的文献

文献

引用方剂

备注

产宝

25

(含产宝方1

姚和众

32

 

抱朴子

34

(含抱朴内篇1,抱朴子内篇1

集验方

35

 

兵部手集

36

 

百一方

38

 

千金翼

47

 

葛氏方

49

 

孙真人食忌

50

 

广济方

54

 

简要济众

57

 

丹房镜源

58

 

伤寒类要

59

 

杨氏产乳

63

 

斗门方

64

 

胜金方

67

 

经验后方

78

 

孙真人

94

 

海药

105

 

经验方

106

 

陈藏器

114

 

食医心镜

132

 

食疗

177

 

子母秘录

180

(含子母秘要1,母子秘录1,子母秘要录1

梅师方

191

 

雷公

242

 

圣惠方

260

 

肘后方

313

 

千金方

330

 

外台秘要

363

 

值得注意的是,《重修政和经史证类备用本草》是个别附方中的书名出现错误,如栝楼的附方中母子秘录应为子母秘录豺皮的附方中子母秘要应为子母秘录(大观作子母秘录)。二十五卷的附方中梁简文帝劝医文为书名,字体应均为大字,制版时梁简文帝是大字,劝医文为小字。

5 讨论

5.1 《证类本草》附方内容对后世综合性本草有积极的影响

《神农本草经》至宋《嘉祐本草》,均没有附方相应内容。唐慎微在《证类本草》中首开附方之先河,把本草与临床用药紧密地结合在一起,对指导临床用药起到了指导作用。这种形式被后世综合性本草所采纳。明《本草纲目》中明确以附方形式收录有关方剂。现代的《中药大辞典》、《全国中草药汇编》以及《中华本草》等均也以附方形式收录方剂。

5.2 《证类本草》附方广泛汲取经史内容

《证类本草》附方中内容不局限于临床方剂,而广泛引用了史书、方志、百家等文献,使本草著作与社会人文等诸多学科联系。中医药学的发展与社会紧密相连,很多经史文献散有中医药学的记载。《证类本草》附方正是将这些零散的各种文献集在一起,这可能是唐慎微取名《经史证类备用本草》有关。

对《证类本草》中所引用文献的统计表明,所引方剂超过25首的均为临床方剂学文献,其中超过300首的如《肘后方》、《千金方》、《外台秘要》。《太平广记》、《博物志》等引用文献约为10,更多的社会人文学科文献集中在5首以下。这也反映了临床方剂主要集中于医学的事实。

5.3 《证类本草》附方频率可窥见宋以前的用药特点

     《证类本草》中的药物收录了自《神农本草经》至宋以来的历代本草药物,其附方也相应收录了这段时间的有关方剂。虽然附方是摘录式引用,不能全部反映这段时间临床用药特点,但毕竟可以初步反映自东汉至宋代期间的用药规律。《神农本草经》收录了365味药,但是有的药物附方众多,而有的却没有一个附方。这说明了《神农本草经》中药物在后世临床应用存在兴衰之变迁。

对《证类本草》中药物的附方频率统计表明,附方出现频率越高的药物越少;附方频率越高,常用中药的几率较大。

| 发布时间:2012.09.04    来源:    查看次数:2913
版权所有 中国药学会药学史专业委员会
Copyright 2012-2018 www.cpahp.or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0505195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