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搜索:
 

《道藏》本《图经衍义本草》与《证类本草》

《道藏》本《图经衍义本草》与《证类本草》

之历史源流考

张阳

(广西民族大学科技史研究中心  广西南宁  530006

摘要:《道藏》本《图经衍义本草》署名宋朝寇宗奭编撰,但在校释过程中,发现其与唐慎微的《证类本草》内容相同,几经考证发现《道藏》本《图经衍义本草》的作者与本书历史不合,是因为后世版本的的刊刻所造成了混淆。

关键词:《图经衍义本草》  《证类本草》  南本  北本

 

《道藏》本《图经衍义本草》出自洞神部灵图类,序例上五卷,为单独一册,正文四十二卷,共计四十七卷,流传于今有涵芬楼影印《道藏》[1],三家本《道藏》[2]等。

涵芬楼影印《道藏》书中各卷第二、三行题:

    宋通直郎、添差充收买药材所辨验药材寇宗奭撰

    勅授太医助教、差充行在合剂辨验药材官许洪校正

三家本《道藏》本《图经衍义本草》书中各卷第二、三行题:

    宋通直郎辨验药材寇宗奭编撰

    宋太医助教辨验药材许洪校正

两个版本只在官职名称上略有出入,但都为寇宗奭、许洪编校。览书中内容,则为唐慎微之《证类本草》附以寇宗奭《本草衍义》,《道藏》本将此书列为寇宗奭所编撰,不符本书历史。

考其历史关系,必须先理清唐慎微的《证类本草》与寇宗奭的《本草衍义》各自的历史发展和他们的关系。

唐慎微与《证类本草》考

《证类本草》北宋名医唐慎微所撰,对他的生平等文献记载不是很多,大观二年(1108)年,艾晟在《经史证类大观本草·序》中写道:“慎微姓唐,不知为何许人也?传其书者失其邑里族氏,故不及载云。”对唐慎微的论述主要见于金刻《证类本草》宇文虚中跋与《宾退录》,宇文虚中跋云:“唐慎微字审元,成都华阳人。貌寝陋,举措语言朴纳,而中极明敏。其治病,百不失一,……不以贵贱,有所召必往,寒暑雨雪不避也。为士人聊病,不取一钱,但以名方秘录为请。以此士人尤喜之,每于经史诸书得一药名、一方论,必录以告。遂集为此书。尚书左丞蒲公传正,欲以执政恩例奏与一官,拒而不受。儿子五十一、五十二(偶忘其名)及婿张宗说,自岩老,皆传其艺,为成都名医。元佑间虚中为儿童时,先人感风毒之病,审元疗之如神……。”

《宋史》:“宇文虚中字叔通,成都华阳人。登大观三年进士第,历官州县,入为起居舍人、国史编修官、同知贡举,迁中书舍人。” [1]《金史》:“宇文虚中字叔通,蜀人。初仕宋,累官资政殿大学士。”虚中为华阳望族,其对唐慎微的记载应当较为真实。

另一个较详实的记载是《宾退录》:“唐慎微,蜀州晋原人。世为医,深于经方,一时知名。元佑间,师李端伯,招之居成都。尝着《经史证类本草》三十二卷,盛行于世。而艾晟序其书,谓慎微不知何许人,故为表出,蜀今为崇庆府。”二书虽载唐慎微的原籍有误,但确系蜀地人无疑。

《宾退录》的作者赵与时,据《中国人名大辞典》记载:“字行之,又字德行,宝庆(1225-1227)进士,官丽水丞。”他比宇文虚中要晚许多,与唐慎微不是一个时代的人,他在文中所言:“平生闻见”,只能说只闻而未见,因此,他的记载不如徐文虚中这一与唐慎微同时代的人记载的翔实。

《证类本草》全称为《经史证类备急本草》,成书年代颇有争议,据《本草纲目》载:“宋徽宗大观二年,蜀医唐慎微取《嘉佑补注本草》及《图经本草》合为一书,复拾《唐本草》、陈藏器《本草》、孟诜《食疗本草》旧本所作。” [2]大观是宋徽宗的年号,共四年(1107年—1110年)。有学者认为成书于宋哲宗元符元年(1098)年[3],也有人认为成书于1097年—1100年之间[4],另有一种提法是成书于1082年—1083[5],则显然想去甚远。而艾晟校定的《经史证类大观本草》成书于1108年则基本没有争议。以此,唐慎微的初稿不会晚于1108年。

寇宗奭与《本草衍义》

寇宗奭,生卒年不详,史料记载不多,其书《本草衍义》成书于1116年,即政和六年。寇宗奭曾任澧州(今湖南醴陵市)小吏,完成《本草衍义》后,得到官方医学的认可,后任通直郎,辨验药材一职,当时给寇宗奭剳的原文是:“承尚书省批,送下提举荆湖北路常平等事刘亚夫状:承直郎澧州司户曹事寇宗奭成《本草衍义》二十卷,申尚书省投纳后,批送太医学看详,申尚书省。本学寻牒送众学者看详后,今据博士李康等状,上件寇宗奭所献《本草衍义》,委是用心研究,意义可采,并是诣实申事。十二月二十五日奉圣旨;寇宗奭得与转一官,依条施行,添差充收买药材所辨验药材。”这一职务对于他今后丰富和完善他的医学理论和著作,有着很大的帮助。《本草衍义》在成书三年后,即1119年,由寇约镂版刊行,这使得此书可以流传至今。《本草纲目》载:“宋政和中,医官通直郎寇宗奭撰。已补注及图经二书,参考实施,核其情理,援引辩证,发明良多,东坦、丹溪诸公亦尊信之;但以兰花为兰草,卷丹为百合,是其误也。书及序例凡二十卷。平阳张魏卿以其说分附各药之下,合为一书。[6]

《图经衍义本草》的由来

《图经衍义本草》一书是集成了《证类本草》与《本草衍义》二书的内容而成。这其中涉及一个南本与北本的问题。

对于北方《证类本草》与《本草衍义》二书的结合,一个非常重要的人物是张慧存,他于淳佑九年(1249年)刊印《证类本草》并将《本草衍义》的内容随文散入其中,故改名为《重修政和经史证类备用本草》(世称:“晦明轩本”),这就是《图经衍义本草》的雏形,在书首“晦明轩”重修牌记载:“今取《证类》本优善者为窠模,增以寇氏《衍义》,别本中方论多者,悉为补入,……几药有异名者,取其俗称注之,如蚤休云紫何车,假苏云荆芥之类是也。图像失真者,据所常见皆更写之,如竹分淡、苦、三种,食盐者估计二法之类是也。”这是北方地区《证类本草》与《本草衍义》合为一书的最早记载。

南方地区,《新编类要图注本草》,较早记载是日本人涩江全善《经籍访古志》42卷,序例5卷,另有目录一卷,这是《道藏》本《图经衍义本草》所不载的。此本宋建安余言国励贤堂刊刻,文题“宋儒医刘甫信、许洪校正”。涩江全善载:“按此节略唐氏《证类》,而附之寇氏《演义》者。刘信甫、许洪宋嘉定间人(1208-1224),在张魏卿(即张惠存)新增《衍义》之前20余年矣。”由此可知,南本的刊刻要早于北本的刊行。这就无怪晦明轩本《麻革序》中有“实因庞氏本,仍附以寇氏《衍义》”,此“仍”字,应用是较准确的。

南本相对北本,书名比较混乱,各种图书目录中的记载也有着很大的差异。其主要的以两种命名:

一类是以“图注本草”为名;

另一类则以“图经集注衍义本草”为名。

这两类书,在《中国丛书综录》中均检所不到。

根据尚志钧、刘大培等人的统计,主要刊本如下:

题《新编类要图注本草》, 有《经籍访古志》卷七, 《图书寮汉籍善本书目》卷三,《幸修堂藏书目》。题《新编证类图注本草》, 有《天禄琳琅书目后编》卷五宋版子部, 《群碧楼善本书录》卷二元刻本, 《静嘉堂文库图书分类书目》;题《证类图经本草》, 有尤裹《遂初堂书目》不着撰人及卷数;题《类要图注本草》, 有《传是楼宋元本书目》。[7]

而《类要图注本草》先有记载的版本有:

宋余彦国刊本:《新编类要图注本草》刘信甫校正, 卷首有许洪校正字。口录末记“建安余彦国刊于励贤堂;”(详见《经籍访古志》卷七8

元刊本:《新编证类图注本草》题“刘信甫校正”。(详见《群碧楼善本书录〉)

慧昌刊本:元世医普明真济大师赐紫僧慧昌校正; 易其名为《类编图经集注衍义本草》, 或称《图经集注衍义本草》, 或简称《图经衍义本草》;其卷数板式全同刘信甫校正的书;涩江全善谓此书即《类要图注本草》而妄改题目者。

直到慧昌刊本,才有了《图经衍义本草》以名的出现,但没有寇宗奭编撰字样。

另一类的版本主要有:

题《类编图经集注衍义本草》有《经籍访古志》卷七;江标《宋元本行格表》。

题《图经集注衍义本草》有《万卷堂书目》卷三、《丛书书日汇编》道藏灵图类、《二续中国医学书口》、上海涵芬楼影印正统道藏本。《杏雨书屋图书假目录》。

题《图经衍义本草》有《丛书书目汇编》道藏举要第八类摄生、《大连图书馆和汉图书分类目录》道藏352页。

题《衍义本草》有《观梅堂书目》学字号、《故宫博物院书口》; 此名《衍义本草》与寇宗爽原著《本草衍义》加卷, 极易混淆。《道藏》本《图经衍义本草》署名寇宗奭,可能是参照此书刊刻后,刻者不识《本草衍义》与《衍义本草》的区别而误传误刻,而《道藏》本收录《图经衍义本草》一书时,误用了刊刻错误的本子,从而造成了作者的错误。这是一种说法,但目前没有文献记载的依据,只能作为一个假设,待以后去进一步论证。

题《图经备用本草诗译》94 , 宋寇宗麦撰, 民国刊, 同许洪校正7见《杏雨书屋图书假目录》。

《图经集注衍义本草》有两种:一种是五卷本, 仅有序例部分; 另一种是42卷本, 是全的, 内有序例五卷, 目录一卷。皆题宋寇宗爽编撰, 许洪校正。《留真谱新编》第七, 载有此书两种影刻本。

一种影刻本:

首行题:类编图经集注衍义木草日录

二行题:山医普明真济大师赐紫僧慧昌校正

三行以下又别为匡郭六行。

另一种影刻本:

首行题:类编图经集注衍义本草上卷一

二行题:通直郎添差充收买药材所辨验药材寇宗爽编撰

三行题:敕授太医助教差充行在和剂辨验药材官许洪校正

此本与《天禄琳琅书目后编》所载《新编类要图注本草》刊本相同。[8]

因此,《道藏》本所摘录的应为南本,现在常见的南本也只有《道藏》本,此本世人皆认为引用版本不精,故对其有所忽略。对北本,也就是晦明轩本计较推崇。

不论南本还是北本,都是在唐慎微的《证类本草》的基础上附加《本草衍义》刊刻而成,因此,《道藏》本《图经衍义本草》题“寇宗奭编撰”有违此书本原,应在序言中详述之,但考几个版本,均未见此书的来龙去脉。“晦明轩本”一直署唐慎微为原作者,并述及刊印时补入《本草衍义》,本子应算可信。但南本不仅书名繁杂,而且编撰者不一,故导致流传后世而原貌全无。因受文献资料的限制,本人也就只能从这几方面考其原貌,一孔之见,难免有失偏颇。

 

主要参考文献

[1] []脱脱等.《宋史》卷三百七十一《列传第一百三十》[M].北京:中华书局标点本第五十册,20069131.

[2] [] 李时珍.《本草纲目》[M].北京:中医古籍出版社,1994:9.

[3] 王大妹.简论《经史证类备急本草》的文献学价值[J].南京中医学院学报,198653.

[4] 赵文业.重视《证类本草》的研究[J].中医文献杂志,19961.

[5] 房景奎.《证类本草》阅读方法[J].中医函授通讯,1990:44.

[6] [] 李时珍.《本草纲目》[M].北京:中医古籍出版社,199410.

[7] 尚志钧,刘大培.《政和本草》增入寇氏衍义[J].基层中药杂志,199235.

[8] 尚志钧,刘大培.《政和本草》增入寇氏衍义[J].基层中药杂志,199236.

 

作者简介:张阳,男,(1984- ),广西民族大学科技史研究中心硕士研究生,主要研究方向:道教科技史,中国思想史,儒家文化。

 

联系方式:

地址:广西南宁市大学东路188号广西民族大学科技楼科技史研究中心

邮编:530006

电话:15240672899

E-mail:yylfzg@126.com



[1] 据朱越利《道藏说略》:“192310月至19264月,田文烈、李盛铎、赵尔巽、康有为、张謇、董康、张元济、梁启超、钱能训、熊希龄、江朝宗、黄炎培和傅增湘等13人发起重印明《道藏》。……所用底本为背景白云观藏本。将原本缩为石印6开小本,改梵夹本为线装本,由上海涵芬楼影印。每部1120册,共印了350部。

[2] 据朱越利《道藏说略》:“1988年,文物出版社、上海书店、天津古籍出版社联合缩小影印《道藏》,编为16开本36册。其第1册有胡道静先生撰《前言》和目录,第36册末附白云霁《道藏目录详注》四卷。此本共计补1700行,纠正错简17处,还描补缺损字500余个。”

| 发布时间:2012.09.05    来源:    查看次数:2904
版权所有 中国药学会药学史专业委员会
Copyright 2012-2018 www.cpahp.or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0505195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