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搜索:
 

探究蒙药品种的变迁与临床方药的关系

探究蒙药品种的变迁与临床方药的关系

布日额

(内蒙古民族大学蒙医药学院,通辽 028000

摘要 本文参考经典医籍和蒙医临床用药,就蒙药品种的变迁以及与经典方药和临床用药之间的相互关系进行了探究分析,为正本清源,提高蒙药疗效提供参考依据。

关键词 蒙药 品种 变迁

 

传统蒙药品种的数量、质量以及药性处于动态的发展变异之中。从而使方与药之间发生了不同程度的“错位”,影响了临床疗效和祖国医药学的健康发展。现就蒙药品种的发展变异以及与经典方药和临床用药之间的相互关系进行了分析讨论。

1蒙药品种的发展与变异

1.1品种的生物学特征与蒙药品质的关系 

生物对不同的环境选择出不同的表现型,大量的生物学和生态学研究表明,种内变异是由遗传决定的变异和生态环境引起的表型变异的综合产物,当这些表现型在遗传上达到确立的程度时,就是不同的基因新型。因此,变异型既反映生物对不同生态环境的适应性,也反映了生物适应同一生态环境的方式。

蒙药材产生于一定的生态地理环境,由于自然选择和人工栽培,在分类学上,蒙药品种往往不是一个均一不变的群体类型,而是由于多个在形态结构、生理生化和细胞遗传上具有稳定差异的生态型或品种类型组成,因此,蒙药品质和质量参差不齐具有客观必然性,而种内变异是影响药材品种及质量的根本原因。

现代研究发现,品种的遗传因素、生态环境、药材的采集时间及个体发育过程的多态性,对药用植物体内次生代谢反应和次生代谢物的积累有着较大的影响。

1.1.1生态环境对品种质量的影响 

由于研究对象的复杂性和目前研究水平的局限性,形状结构仍是评价蒙药材品质的主要指标之一。但是,由于生态环境条件的改变和栽培条件的不同,蒙药材原植物的形态习性及药材的形状构造常出现变异。物种在区系和种系的发生发展过程中,随分布区的不断迁移和扩大,可以出现地理的或生态的梯度变化。长期栽培的药材,种内常存在着各种变异类型,形成不同的农家产品。如栽培乌头(Aconitum carmicheli Debx.),就有南瓜叶、花子叶等品种类型,其中以南瓜叶为好[1];人参(Panax ginseng C.A.Mey.)有大马芽、二马芽、圆膀、圆芦等型,其中大马芽型生产快,产量高[2]。在不同的生长发育阶段,形成结构也不同。根据不同生长期,药材的形状、大小有差异。如诃子(Terminalia chebula Retz.)的果实成熟程度可分为诃子、藏青果,以诃子为佳[3]

蒙药品质的优劣与生态条件存在着密切联系,但随着自然条件的变迁和大力发展野生变家种、异地引种,驯化家养,特别是新技术、新方法的广泛运用,使传统蒙药品种原有的生态条件发生了较大变化,从而导致了“物虽非伪,而种则殊矣,药性异也”,如麻黄(Ephedra sinica Stapf)和中麻黄(E.intermedia Schrenk et C.A.Mye.)野生品与栽培品的麻黄碱与伪麻黄碱含量差异明显[4]。桔梗(Platycodon grandiflorum (Jacq.) A.DC.)的不同栽培品种蓝花型和白花型,其皂甙含量蓝花型高于白花型[5]

微量元素与有机成分有协同作用,它参与生物的生理生化反应,微量元素与有机分子结合成金属络合物常具有明显的药理活性,所以微量元素也是评价蒙药材品质的一个重要指标。如不同产地不同规格的大黄,微量元素含量差异显著。四川药用大黄(Rheum officinale Baill.)中铜、锌、锰、钴和镍的含量均比陕西药用大黄的高[6]。岷县当归(Angelica sinensis (Oliv.)Diels)含钾量低,文县当归含钾量高,文县当归中的金属元素除钠、镍、锌、钛外,其余均比岷县当归低[7]

蒙药材原植物在不同的生长发育阶段和器官上化学成分的积累动态常不一致,甚至有质的变化,如栀子(Gardenia jasminoides Ellis)开花后第6周,京尼平苷生物合成达到全盛,而藏红花素尚未形成;开花第8周后起,藏红花素开始形成并迅速增加,而此期间京尼平苷的含量无变化。龙胆(Gentiana scabra Bge.)根中龙苦胆苷的含量于栽培后12年内几乎不变,但生长4年后,含量趋于下降。药用大黄(Rheum officinale Baill.)的根在67月主要积累蒽醌类成分及无蒽酮类成分,但8月后,蒽酮类成分剧增,在冬季仍保持很高的水平。

1.1.2遗传因素对药材品质的影响 

染色体是遗传信息的载体,其数目、结构的变化往往对品种的内在质量和表型特征产生较大的影响。如欧蓍草(Aehillea millefolium L.)三倍体植株在同样的生长季节中体内都含有甘菊色素(细胞色素,临床用于细胞溶解);而六倍体植株在同样的生长季节却不含该成份。除了在成份种类上有区别外,不同倍性的植株的同一成份其含量也存在明显差异。如颠茄(Atropa belladonna L.)四倍植株生物碱含量高于二倍体的153.6%,曼陀罗(Datura metel L.)四倍体植株叶中生物碱的含量比二倍体要高许多。因此,lewis认为多倍体植株生物碱含量高于二倍体植株是一个普遍趋势。故临床上使用的不同倍性的同一药材品种,则可能导致两种完全不同的临床效果[8]

1.1.3个体发育过程对品种质量的影响 

传统采收方法的确定通常要考虑诸多自然因素,如蒙药基原的生物学特性、药用部位的生长特点、成熟程度、采收的难易和产量等,以决定每种蒙药材的采收时间和采收方法。如红花的采集是花开后,颜色由黄变红时,在清晨露水未干时采集。蒙药的采集也遵循一定的季节,因每一植物都有其特殊的生物发育节律,其生命活动都在这个生物钟的指导下按一定顺序、步骤进行。如甘草1年生的含甘草酸为5.49%,而4年生的为10.52%。丹参的丹参酮II-A含量在9月为0.04%,于11月升至0.11%,次年1月又降为0.07%

1.2蒙药本草品种的发展与变迁 

传统蒙药品种在历代著作或在现代蒙药专著里均有一定差异,有代用品、伪品,造成了“种类之异,名实之讹”。有不少学者通过本草考证,分清各代医家的方药品种,使之正本清源。

如木瓜在《中国药典2010版》中收载:正品应是贴梗海棠Chaenomeles speciosa (Sweet) Nakai的干燥近成熟果实。蒙医习称皱皮木瓜入药。但部分地区的蒙医以光皮木瓜C.sinensis (Thouin) Koehne的干燥成熟果实为蒙药材木瓜入药,但据考证,二者在疗效上不尽相同,皱皮木瓜主要功效在于治疗脚气及筋骨疼痛,止吐止痢,而光皮木瓜主用于解痰祛痰,止泻止痢。著名地道木瓜为安徽宣城所产“宣木瓜”,据报道劣等的皱皮木瓜(贴梗海棠)水溶性浸出物和脂溶性浸出物都比优等的光皮木瓜的含量高。又如青蒿在传统蒙药基原认为黄花蒿Artemisia annua L.青蒿A.apiacea L.两个种,但经本草考证和现代研究证明,黄花蒿为古本草正品具有抗疟作用,而青蒿则不含抗疟成份。以及蒲公英、甘草、通草、茵陈、亭苈子、大青叶、旋复花、秦皮、连翘等,古今品种均有差异。

1.3蒙药多基源品种与内在质量

同一药材的多基源品种较为普遍。研究表明,同一药材因品种亲缘关系,产地不同,其各个品种间的内在质量和临床疗效均有差异。

如张建生对我国24个产地的12种麻黄的品质进行了评价。符合《药典2000版》质量标准(C10H15NO·HCI不少于1.0%)仅有3个品种,且《药典2000版》收载的麻黄中只有木贼麻黄(1.103-1.409%)和山西大同产的草麻黄(0.889%)符合规定,而中麻黄和其他产地的草麻黄均不符合药用标准[8,9]

1.4传统品种与代用品:

1.4.1“异源近效”代用品

目前部份药材在近似药效和近亲中盲目地寻找代用品,严重地影响了临床用药。如青兰,据考蒙医用香青兰Dracocephalum moldavica L.的干燥地上部分,藏医用唐古特青兰D.tanguticum Maxim. 的干燥地上部分,近年来,不少地区蒙医用青兰属(Dracocephalum)的所有植物都以青兰入药。从植物生理、生态学角度,其所含有效活性成分是不同的。另外,不少地区用土砂仁代砂仁药用,二者系同科不同属植物,成份及含量有较大差异。其中挥发油砂仁含量为2.5%以上,土砂仁为1.0%以下;乙酸龙胆脂砂仁为14%53%,土砂仁为0.55%,另外土砂仁不含樟脑,芳樟脑等成份[8]

在实际用药中,类似的代用品多达50多种,如杜仲民间代用品来自101748种原植物。同名为“贯众”的药材原植物有91750种蕨类植物等。

1.4.2“同源异位”代用品

研究表明,不同药用部位其内在成分的量不尽相同。其临床疗效也有差异。如有人对北柴胡根、茎、叶作了对比试验,柴胡皂甙含量根为1.6%,茎叶为0.29%;挥发油根为0.16%,茎叶为0.048%;在药理作用上,根具有明显的解热作用,而茎叶则不明显。

2蒙药品种与经典方药

蒙医临床用药,讲究理、法、方、药的一致性。理与法是临床实践总结出来的理论,方与药是理论指导下的具体实践,四者为一有机整体,但由于蒙药的发展变异而破坏了组方与药物之间的一致性。

蒙医经典方证,法严意深,仍为现代方药的典范。依据历代经典医籍,大多医药同载,对方剂配伍的单味药的品种根据有关资料进行了初步梳理分析,有些品种发生了很大的变迁,如贝母现分为川、浙二贝,珍珠杆品种有库叶悬钩子、接骨木、毛接骨木、部分蒙医还用珍珠梅,达克沙多用多叶棘豆、硬毛棘豆、紫花地丁、翻白菜。以苦参、甘草、柴胡、黄岑、栀子等多数蒙药品种均发生了不同程度的变迁,这势必影响对经典方的临床应用及研究工作。就“巴特尔-7”而言,组方药物因品种变异而影响了本方的临床疗效,如达克沙为方中主药,据资料报道全国有不同科属植物近10个品种作达克沙入药,许多地区多用翻白草、紫花地丁代达克沙人药,其实正品达克沙为豆科植物多叶棘豆Oxytropis myrophylla L.、硬毛棘豆O.hirta L.[10]。黄柏有川黄柏和关黄柏之分,前者小孽碱高于后者48倍;此类品种变异问题也有不少报道。现代蒙药品种与传统方药品种之间发生了一定程度的变异,影响了古代经典方药的继承与发展。

3品种与临床用药

蒙药品质的发展变异对其药性和临床疗效,作用强度均有一定影响,如若忽视了对这个问题的认识,必将出现医者不知药而用方,其疗效难求。根据蒙医辨证论治的理论,藜芦Veratrum nigrum L.在不同的方剂中其使用目的和所发挥的作用有很大的区别。从藜芦的临床用药研究来看,炮制后具有下泻之效,生用具有呕吐之效。

参考文献

1 肖小河,陈士林,陈善墉.乌头种内变异的初步研究[J].中药材,1991,5:18-22

2张贵君.中药商品学[M].北京:科学出版社,2009

3罗卜桑.蒙药学[M].呼和浩特:内蒙古人民出版社,2009

4吴海,易伦朝,高敬铭,刘向前,梁逸曾. 野生与人工栽培麻黄不同部位成分的比较研究[J]. 中草药,2007,9:1298-1301

5龙绮群.桔梗野生品与家种品皂甙含量的比较[J].中药材,1989,12(3):37

6饶高雄, 戴云华, 殷嵘, 徐俊刚, 蔡峰. 滇产药用大黄的化学成分研究[J]. 云南中医学院学报, 1991,(02):25-27

7张宇. 不同产地当归中金属微量元素的比较研究[J]. 天津药学, 2010,(05):16-19

8李学敏.中药品种的发展变异与临床方药的关系[J].现代医药卫生,2003,19(4):460-461

9张建生, 田珍, 楼之岑. 十二种国产麻黄的品质评价[J]. 药学学报, 1989,(11):865-871

10布日额. 蒙药达克沙的本草考证[J]. 中药材, 2000,(11) .714-715

| 发布时间:2012.09.05    来源:    查看次数:2807
版权所有 中国药学会药学史专业委员会
Copyright 2012-2018 www.cpahp.or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05051953-5号